联系电话:086-0755-82815425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肉牛养殖 > 正文
养殖业补贴开户
关于辽沈战役先打锦州、还是沈阳、抑或是长春这三个选择中个人的一点看法
日期:2019-05-29浏览:次

关于辽沈战役先打锦州、还是沈阳、抑或是长春这三个选择中个人的一点看法

  收网前夕,对国民党军可能的撤逃十分警觉和重视。 9月3日,通过在南京的地下党情报系统(可能就是郭汝瑰、刘斐),得悉国民党国防部拟用招商局船只,将重兵运到营口登陆,与卫立煌集团建立陆上联系。

他们即使不能在营口立足,也要吸引解放军主力,保证卫集团从沈阳地区撤到辽西走廊(日后并未出现该情况,估计这只是一般预案)。 为此,电告林罗刘,称此事若在东野攻击北宁路锦榆段后发生,则要准备在攻占锦榆后,回师歼击卫集团,绝不能使长、沈敌军撤往华中。   林总本就不想把东野主力拉到锦唐一线,见担心东北敌军撤逃,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程度,也就于当日上报军委作战计划:将东野北线主力控制于沈阳以西及西南地区,以监视长、沈之敌。

9月5日,再电林罗刘,同意该计划。

同日,杨成武率华北野3兵团及北岳军区所属五个团,分别从易县、涞源出发,向山西雁北开进。

  两天之后的9月7日,也就是九月会议的前一天,改主意了,遂又致电林罗刘,对东野秋季攻势提出作战方针。 这封电报后来与10月10日电报一起,被收入毛选第四卷,并称为《关于辽沈战役的方针》。 电报向林罗刘提前透露了九月会议的军事总目标,然后经过大量数据计算,对东野提出了从1948年7月至1949年6月的作战目标:在华北野2、3兵团配合下,歼灭东北、华北国民党军35个旅左右(杨成武部在7月已歼敌一个旅),并攻占北宁、平绥、平承、平保各路除北平、天津、沈阳三点以外的一切城市。   要达到此目的,就必须有正确的战役部署指挥。 在电报里分析,如能在9、10两月或再多一点时间内,歼灭锦唐线之敌,并攻克锦州、榆关、唐山诸点,就可歼敌18个旅左右。

为此,东野如把主力放在新民及其以北地区,准备打长、沈出援之敌,则该敌可能不敢出来。

进至锦唐线的部队则因兵力过小,而使该线诸点的18个旅敌军收缩于锦、唐两点,变为不甚好打而又不得不打。 分析至此,向林总讲出了自己真实意图:应将主力进至锦唐线,置长春、沈阳两敌于不顾,并准备在打锦州时,歼灭长、沈援敌。

  电报最后说,未来十个月内,东野要准备进行三次大战役,每次准备费时两个月左右,共六个月左右,余下四个月休整。 如在进行眼下第一个大战役期间,长、沈之敌倾巢来援,则东野便可不离开锦、榆、唐线,连续大举歼灭援敌。 这样,就会出现最理想情况,既全歼卫集团,又拿下长、沈,解放全东北。

为达到该目的,还必须做到三点:(一)确立攻占锦、榆、唐三点,并全部控制该线决心。 (二)确立打前所未有大歼灭战的决心,“即在卫立煌全军来援的时候敢于同他作战”。

(三)重新考虑作战计划并筹办全军军需(粮食、弹药、新兵等)和处理俘虏事宜。

  提出的这个新计划,应该就是他长期筹划并希望实现的计划,其最理想情况也确实在辽沈战役中实现了。

从上年10月13日开始,便建议林总弃沈、长之敌于不顾,将主攻方向转到北宁、平绥两路,差不多花了十一个月时间,至此才得以初步实现。

纵观所采取的方法,一为“威胁”:扬言要东野去平绥路作战,待林总讨价还价,正好使最终作战目标落在北宁路;还对林总拖延战术严加斥责。 二为“利诱”:告诉林总,置长、沈之敌于不顾,主力突击锦唐线,不仅可以完成中央赋予的歼敌任务,而且还可能取得歼灭东北全部敌军的大功,以鼓励他勇敢南下。

  “利诱”终于收到了一定效果。

林总接电后,将9月3日计划中置于沈阳以西及西南地区的七个纵队及六个独立师兵力,减少到不到五个纵队(缺2纵5师),将调剂出的13个师投入到北宁路上,使向该路进攻的初始兵力就达22个步兵师、一个骑兵师和一个炮兵师。

之后,还要用“利诱”办法,把更多的东野主力调往辽西走廊。 但应该指出,既然是利诱,就不得不隐去攻打锦州的不利之处。

于是,当林总得知敌军快速海运葫芦岛援救锦州时,便对的“利诱”产生怀疑,从而出现短暂动摇。   但不管怎么样,从9月11日起,东野各部以步行或乘火车等方式,向北宁路开进了。

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