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电话:086-0755-82815425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肉牛养殖 > 正文
养殖业补贴开户
原创小说《孤夜月下影相随》
日期:2019-06-09浏览:次

原创小说《孤夜月下影相随》

  相救  司马家被一夜灭门,第二天便已传得沸沸扬扬。

  人们除了觉得不可思议外,更引起了武林人士的恐慌,究竟是何人竟能在一夜之间灭掉武林四大家族之首的司马家?  竹园  一片葱翠的树林,望不到尽头。

在树林的深处有一座竹楼,四周由竹子围绕。   “师父?”子书心影看见雪姬抱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进屋,忙跟了进去。   “影儿,去打盆清水进来。

”她并没回头,只是将人放在了床上。   “是。

”子书心影淡淡地答了一声便出去了。

  等她端水进屋时,床边放了好多瓶药,那人的上衣也已褪去。

  “替我去门外守着吧。

”见心影将盆放下,雪姬便让她出去。

  “是。

”子书心影看了一眼师父的背影,出去了。   对于师父的冷淡,她早已习惯。

从她有记忆以来,就只有师父,是师父一直陪在她身边。

师父告诉她,她是师父无意间遇到的,那时她还在襁褓中,一个人在森林中,那时已快断气了。

所以,对于父母是谁,她根本不在乎,这九年来,是与师父在一起的,她只要有师父就够了。

师父的性情,她自然也是了解的。 但她不介意,因为师父是真心待她好的。   子书心影坐在门外的阶梯上,静静地守着。

 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,雪姬才打开门,从内走出来。

  “师父!”子书心影站起身,转向雪姬。   “嗯。 他伤得很重,虽然保住了一条命,但需要静养,所以我们推迟一个月再回去。 ”雪姬一边说一边走下台阶,拉起子书心影的手走到屋前的石桌旁坐下。

  “好,只是……他是谁?师父认识他吗?”师父每年都会下山来这里住一个月,从五岁那年起,这几年来师父带她一起下山,但都会准时回去,这次怎么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推迟?  雪姬望向远处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不认识,是我从城里回来的路上碰到的。

”  “那,师父打算带他一起回去吗?”子书心影越发觉得奇怪,师父一向不会这么做的。   “嗯,有这个打算。 好了,去吃午饭吧。

”雪姬起身,一袭白衣飘然。   子书心影望着师父的背影,有些后悔刚才所问,师父自有自己的打算,该告诉她的自然会与她说,又何必多问。 紫衣紧随进屋。   饭后,子书心影便去熬药。   “影儿,去林子里再摘些治剑伤的草药回来吧。 ”雪姬不知何时进了厨房。   “好,我把药熬好就去。 ”子书心影转身回答。   “不用了,我来,你现在就去吧,早些回来。

”雪姬接过子书心影手中的用来煽火的扇子。   “嗯。 ”子书心影拿了篮子便出去了。

  虽然她现在才九岁,但已精通医理。

在林子里转了半圈,就已采了不少草药。 只是还想采些其它的药草。   她来到一处山洞,因为有些药草喜阴。

虽然外面还是白天,但山洞内已有些黑,一下子进入洞中,让她的眼睛有些无法适应。   “哎呀……”子书心影的身体向前倒下。

可是却没有预想中的疼痛,身下是软软的。   子书心影睁眼,可看到的却是一张银色的面具,她一惊,忙跳起身。 眼睛慢慢适应了洞内的暗弱,躺在地上的是一个一身黑衣的人,脸上是一张银色面具。   或许是并未沾染过尘埃,所以子书心影并未感到害怕。 她蹲下,拿起他的手腕。

他中了剧毒!而且中毒已有大半日了,这期间还动过真气,他竟到现在还未断气,这已是奇迹了。   她快速封住他身上的几处大穴,防止毒素继续扩散,然后掏出腰间的药瓶,将一颗药丸送入他口中。 她虽然学医,但她没真正为别人看过病,更别提解毒了。 这次既然被她遇到了,就当是试试她的医术吧。   她确定他暂时没事后,拿树枝将洞口遮掩起来后,就回去了。

虽然师父的露心丸能使他暂时没有性命之忧,但也得尽快配制出解药,才能真正使他恢复。   “影儿,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雪姬坐在屋前的石桌旁,看见子书心影回来,微皱了一下眉。   “我多摘了些草药,所以晚了点。

”子书心影走到雪姬身旁。

  “去洗洗,吃饭去吧。 ”雪姬拉起她的小手进屋。   饭后,依然去熬药。 只是这一次,子书心影端着药,进了屋。 看着床上毫无生气的人,却让她想起山洞中的那个人,不知他现在如何了。

  轻轻地喂了药,又打来了水,替床上人擦拭了脸和手。 关上门,出去了。   她知道师父每天这时候都会在房内静坐,便进了药房。 找了一些补气的药和一本记载解各种奇毒的书,在厨房中把补气的药熬好,就装了罐子,提了灯笼出去了。   顺着记忆中的路,她来到了山洞,此时已是一片漆黑。 灯笼微弱的光映出模糊的人影,他依然躺在地上。 子书心影依然把洞口遮掩好,在洞内生了火。 她把地上的人拖到了墙边,让他半靠在墙上,喂他喝汤药。

干完了这些,子书心影也已有些累了。

她解下自己的小披风披在他的身上,自己则坐在火堆旁看那本解毒的书。   迷迷糊糊,竟也靠着墙睡着了。

  睁开沉重的眼皮,抬手遮挡射进来的光线,仿佛自己已睡了很久。 突然想起一件事,他,居然还活着!他欲起身,却发现全身无力,试着运气,却也无用。 伸手摸到一片丝滑,低头一看,是一件淡紫色的披风。

环顾一下洞内,发现在他左边睡着一个人,确切地说是一个小女孩。

  黑衣男子有些疑惑,也唤醒了他本能的警惕,他现在已不能信任任何人了。 他艰难地起身想走出去。   子书心影听见微微的响声,睁开眼,却看见一人正慢慢走出去。   “你醒了!?”子书心影看清是他,忙站起身,上前想要扶他。

  “站住!”好听的声音中却充满防备,也有些中气不足。   “你要去哪儿?你身上的毒还没解,我现在只是帮你抑制毒素不再蔓延,你现在必须要好好休息,不能乱动。 ”子书心影没有管他的话,还是上前扶住他。   “你!”对上她清澈的双眼,他竟任由她扶着,在刚才的地方坐下。 有那么一瞬间,他真想放下戒备,完全信任她,只是过早承受了太多,他已看多了世间的冷漠,已经不相信毫无目的的事了。

他这次还没有完全信任那个人就已落得如此下场了,不是吗?  他冷眼看着子书心影,看着她把刚才紫色的小披风又盖在他身上,看着她为他把脉。

  “还好毒素没有继续蔓延,我虽然想到了解毒的方法,但还不是十分确定,而且配制解药也需要时间,所以这一段时间你要好好注意自己,有什么问题要及时告诉我,我会经常来的。 ”子书心影俨然一副大夫对病人的样子。 说完,她又拿出一颗露心丸递给他。

  他接过药丸,却迟迟没有服下。   “你怎么不吃呀?这药可是能保住你性命的。 ”子书心影不明白他为何只看着药丸,却没有吃。   “我为何要信你?”他看着她的眼睛,想从中找出端倪。

  “那你为何不信我呢?我是救你的人。

”子书心影更加不解。

  “你!”他一时无语,的确是她救了自己。 罢了,反正这世间也没人关心他的死活,或许死了也是一种解脱,他把药放进了口中。   看着他吃了药,子书心影笑了,如黑夜中的星辰照亮了他,如此单纯的笑是他所渴望得到的,却也是他遥不可及的。

那样的笑只属于五岁之前的他,却不属于现在的他。   “你是谁?”他不由自主地问出口。   “子书心影。 ”看着他的面具,她好想把它摘下来。 可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他戴着面具,或许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脸,所以昨天她才没摘下他的面具。   “子书心影?”他低喃她的名字。   “嗯,我要回去了,待会儿给你送吃的过来。

”子书心影站起身,拿起药罐走出去。   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看着她出去,然后又把洞口遮掩好。   他没有离开,因为他累了,心累了。 闭上眼,他又想起了他中毒的那个晚上……。


相关文章: